来自 教育 2019-08-12 12:55 的文章

从哪吒之魔童降世里能学到哪些教育方法?

  家长的理解和陪伴,这次的重新写的剧本想必能让很多家长有共鸣,爸妈都是全职,虽然疼爱孩子但很少有时间陪孩子,所以哪吒才会熊,会用各种方法来引起家长的注意,希望家长陪着玩。

  但是我觉得这部电影里,最让我感动的是父母对于孩子的接纳,哪吒是魔丸,是要祸害人间的,但是李靖夫妇并没有因此放弃对哪吒的教育,而是努力想把他往好的方向教养。

  像我自己之前也是没怎么管过孩子,之前放到姥姥姥爷家,等他开始上学之后才接回来,发现孩子特别熊,不喜欢学习,老想着玩,尤其是在其他孩子的对比之下,我管了一段时间之后觉得特别头疼,不止一次想过就这么算了吧爱咋咋地,我的挫败感和负面情绪也影响了孩子,一回到家就剑拔弩张的,后来是我妈妈跟我说,当初我们也没嫌弃你,也没有让你读书时就自暴自弃,为什么你这么嫌弃自己的孩子想放弃他。所以我就开始慢慢和孩子沟通,其实每一个孩子都是想要学好的,不管他表现得有多么叛逆。孩子的改变,往往就是在家长表现出对他的接受时发生的,孩子开始慢慢自己控制玩游戏的时间,把精力放在学习上,我自己也会克制自己的情绪,从想要放弃转为我该怎么帮助孩子变得更好一点,孩子学校的作业任务其实很重,尤其是他以前没怎么认真学,现在开始努力之后就更加辛苦,为了尽量让孩子学的顺利一点我就给他买了一个OK学习机,这个学习机能根据孩子的学习情况判断他的薄弱点,再智能推送相关资料让孩子学习,因为只学不会的,这样就比较有效率,在这次的期末考试中,孩子从班里的49名一下子进步到了第25名,老师也很吃惊。孩子现在对下次进前20特别有信心,我觉得进步速度倒没那么重要,孩子找到了学习的感觉就好。

  所以我觉得,与其去学那些牛娃父母的教育方法,不如从心底里去接受自己的孩子,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哦。

  先说一个很有意思的发现:在影片中,陈塘关和龙宫的作用是一样的,他们都是要塞·关隘性质的“御妖重镇”。

  陈塘关世代抵御妖族,是人类抗击来犯妖怪的第一线;而龙宫则更像是一个巨大封印,由龙族着深海中更强大的妖兽们。

  李府广受百姓敬仰,殷夫人怀胎三年产子在即,人们纷纷跑来祝福,即便是为谁都不喜欢的哪吒摆生辰宴,在李靖的“薄面”之下,大家再不情愿也会出席;

  龙族敖家的处境就很尴尬了,由于他们是妖族出身,天庭用他们,却也防他们,在普通人类眼中他们更是和普通妖族无异……龙族的功绩和辛酸,外人无法理解。

  陈塘关李府和龙宫敖家都是镇妖世家,一个享尽荣光,一个却上不了台面,如此相似却又迥异的设定,为哪吒和敖丙的“出身设计”平添了三分戏剧性。

  让哪吒成为“灵珠转世之人”本是件锦上添花的事,结果错以魔丸之胎降生,这一无妄之灾,意味着对李靖和殷夫人考验的开始。

  由于有三年后天劫咒这一“大限”存在,哪吒父母眼中“最重要的事”显然不是陪伴和教导,而是让儿子活过三年。

  李靖为了解除天劫咒上天寻求办法,一整年都不在陈塘关;殷夫人顶替丈夫冲杀在前线,除了李府不可推卸的职责,也是想为哪吒多“积德”。

  从父母的角度出发,两人做得都没错,但这对于哪吒的负面影响同样是显而易见的。

  魔丸之身本就比常人更为火爆急躁,相应的,哪吒也需要得到更多的关爱和抚慰,才有可能化解他心中的天生戾气,结果在最关键的头一年,整日被关在李府中的哪吒极度缺爱,性情变得越加暴躁乖戾,别说是魔童了,任何有心智的孩子多多少少都会出现心理问题……

  所以,在一年后太乙真人和李靖回到他身边,哪吒面对父母长辈时才会发出“自暴自弃”式的发言,如此状况并不库令人意外。

  直到过了两年——父母陪伴引导、师傅教授法术——这一情况才有了极大改善,至少,哪吒在走出山河社稷图时,已经有了向善的意愿,锄强扶弱的朴素正义感,以及李家人的使命意识,只是具体实践时事儿办得太糙了……

  值得一提的是,殷夫人在认为哪吒逃不过天劫咒时,希望李靖不要再“折腾”儿子了,她只想带哪吒开开心心过完剩下两年(尚不知“换名符”的事),尽管李靖坚持教导,可这并不影响她对哪吒的温柔……

  也就是说,哪吒在严父、慈母、恩师的陪伴教导下,魔性大为收敛,性情也得到了洗练。

  这也不难理解,毕竟敖丙从还是一颗龙蛋的时候开始,就已经成为了全族人的希望:

  龙王之子,血脉高贵,又加上有灵珠附体,更是如虎添翼,此外,师傅申公豹、父亲敖光以及其他族亲不会藏私,都会倾尽全力教导他、栽培他,所有人把身上最坚硬的鳞片拿出来做成“万龙甲”赐给敖丙防身,便是这份“心血”和“意志”的缩影。

  龙族这么拼为了什么?就是为了敖丙能化去龙角,淡化/隐瞒/转变妖族之身,再立下剿灭魔童的大功,升入天庭、位列仙班,最终改变龙族“名为狱卒、实为囚犯”的命数。

  这就是龙族抗争的方式,“若命运不公,那就和他斗到底”——龙族早就在这么做了,敖丙便是他们等待了千年的最好机会。

  乍看之下,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敖丙,人设远比哪吒讨喜,他就像长辈们口中那个“别人家的孩子”,知书达理、言行得体、成绩优秀、文武双全……

  但如此优渥的成长环境也带来一个问题:长辈们的无限期望,同时也是巨大压力,敖丙缺乏自我,有的只是沉重的职责。

  明白了哪吒和敖丙的特殊出身、成长环境和家庭教育,再来看他们俩之间这段友情就更容易理解了。

  魔丸和灵珠同出于混元珠,他们注定会被彼此吸引,这是大前提;哪吒几乎被关了三年,敖丙虽然不会被刻意限制自由,但情况也差不多,他们都没有过一个同龄的朋友。

  我们都是从孩童时代过来的,一些朋友自己也成了父母,大家都应该理解“同龄玩伴”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是多么重要,这份特殊的需求是父母长辈再多陪伴玩耍都无法填补的——

  哪吒固然喜欢和母亲踢毽子,可就算殷夫人再努力都无法抗下儿子的天生神力……三年来,只有敖丙能与他打架打得有来有回,踢毽子踢得酣畅淋漓,所以哪吒才会玩着玩着忍不住动容流泪。

  这段突如其来的友情,对敖丙的刺激和吸引力其实比哪吒更大,哪吒在许多时候还能自找乐子,而他连“渴求玩耍”都是一种奢望。

  申公豹始终未被元始天尊列入十二金仙候补之列,不管这和他妖族出身有没有关系,反正申公豹已认定了这点。

  所以他能理解龙族的痛楚和企图,也能明白哪吒的挣扎是多么徒劳无功,并对“天真”的徒儿说出了“人心中的成见是一座大山,任你怎么努力都休想搬动”这句话。

  在申公豹眼中,善恶是非都是次要的,抓住机会逆天改命才最重要——龙族的尴尬处境,某种程度上就是大家希望哪吒活成的样子,自己做得再好,出身不行,到头来还不是受鸟气……在“事实”的刺激下,敖丙先一步“认命”了。

  这和敖丙自幼接受的教育密不可分,无论父亲还是师傅,都向他灌输了“命中注定”的思想,除了长辈们给他规划好的唯一一条路外,所有路都是死路,哪吒的“遭遇”也进一步证明了这点,所以他才会失望、消极,然后无可奈何地执行师傅的命令。

  李家和敖家不同,李靖身上也没有敖光心中那份长达千年的沉重包袱,“儿子是魔丸转世”的打击还没来得及把他打垮,李靖便下了用换命符替哪吒受死的决心——人的一生很短,作为斩妖除魔的一代名将,李靖更没有时间黯然神伤、自怨自艾,他只想儿子活下去,活出个人样。

  “爹一直对你很严,知道你心里有气,别在意别人的看法,你是谁,只有你自己说了算。”

  对于一个想以命换命保住孩子的父亲来说,这一句话并不难出口,甚至可以说是稀疏平常——可对于一个寿命只有三年的孩子而言,在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明白了父亲的良苦用心,这句话就有了刻骨铭心的意义。

  哪吒所接受的家庭教育,没有龙族那样的怨天尤人和垂垂暮气,比起敖丙,他面对“命运”的思想负担可要轻多了……

  再加上天劫咒降临,横竖都是一个死,这更激发出了魔丸的凶性和哪吒藐视命运的傲气,“我命由我不由天,是魔是仙,只有我自己说了算”这样霸气的宣言,也就水到渠成了。

  必须承认,《哪吒之魔童降世》在最后部分的叙事和抒情稍显仓促了些,不少铺垫和情绪还没到位,就把事儿办完了,以至于本可以更爽的高潮戏没能爽出十成十的力道。

  即便如此,影片的基本表达还是到位了,敖丙(再次)受哪吒吸引,做了一件“傻事”,这也是他挣脱束缚、自我选择抗争方式的体现。

  需要指出的是,在哪吒和敖丙“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们想要的并不是改变人们对自己的看法,而是自己面对人生、面对命运的态度。

  可以说,影片主线剧情和精神主旨的设计非常巧妙,也足够令人信服,尽管披着古典的外衣,却有着相当现代的内涵,其剧作水准对于一部商业片来说已算得上“不错”,对于一部国产动画电影而言更是难能可贵,而这只是影片的优点之一……

  我很理解“吹爆”这部影片的人,因为《哪吒之魔童降世》真的有这个资格,至少它让我看到了一个扎实的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