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汽车 2019-09-04 10:13 的文章

面对新能源汽车限购北京到底应如何“松绑”?

  一.应该加大新能源汽车购买指标的供应总量。根据《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修改〈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的决定》及其《实施细则》的有关规定,2019年小客车指标年度配额为10万个,其中燃油汽车指标占4万个,新能源汽车的指标占6万个。鉴于目前新能源车指标的个人申请量已突破43万,新能源汽车牌照的占比和供应总量应适当提升,可以考虑2019年、2020年两年由目前的年度配额6万个升级到每年12万个。此项提议的大方向与第一电动的初步判断类似,即增加新能源指标5万-6万个。这样不仅可以方便消费者,对正处于煎熬中的电动车厂商也将是重大利好消息。

  不过,前几年新能源指标弃号率很高。一部分消费者仅是出于兴趣考虑新能源汽车,还有一部分北京消费者为应对购车要“排队”做出“占位”行为,所以逾43万辆新能源汽车需求就并非今年的实际购车需求。因此,北京市将新能源汽车指标适度放开或许可行,但升至每年12万个概率较小。

  二.引导无车家庭购买新能源汽车。目前,很多京户家庭多年摇号难中,只能上外地牌照的车应急使用,这其中的诸多限制与不便让无车家庭十分困扰和苦恼。所谓无车家庭,应当指所有家庭成员不拥有汽车的户口单位。虽然我国汽车保有量十分巨大,但是无车家庭的数量还是十分巨大的,他们的用车出行需求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为刚需,应当得到满足,因此政策应对这类群体有适当倾斜和照顾。此外,针对符合摇号资格且全家无车的群体,也应当视同无车家庭给予政策倾斜。面对北京巨大的汽车保有量,想要解决交通拥堵与环境问题,单纯的限行限购并非真正的对症下药。“堵不如疏”,要探索新的公共出行方式,也要切实解决无车家庭的实际和紧迫的用车需求。新能源汽车,无疑是当下复杂矛盾交汇中出现的有诸多可能性的关键点。对于目前想买车但还没车的家庭来说,北京市给予适当的政策倾斜存在合理性。既符合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倡导,也能真正解决这类消费者的问题。

  对此,能源与交通创新中心清洁交通项目高级经理康利平表示赞同。她也建议,可以对无车家庭放开对新能源汽车的购置,“每个人都拥有选择的权利。”近年来,北京市政府方面便开始对小客车数量调控政策不断进行优化。据悉,对于增量部分,“以家庭为单位摇号”和“以停车位为条件摇号”等更加精细化的管理方案都在积极研究中;对于存量部分,正在重点研究燃油小客车通过碳交易平台转让并变更为新能源小客车的可行性,既盘活存量,增加市民获得指标的途径,又同步实现机动车能源结构的优化。虽然政府也有关于对家庭的定义界定、可能引发虚假婚姻登记等现象的担心,但相信引导无车家庭购置新能源汽车的提议仍存在可行性。